海外网评:中国攻下脱贫攻坚“头号工程”,来之不易

河北青龙满族自治县的新民居。图源:新华社。

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消息称,截至目前,全国已建成集中安置区约3.5万个,建成安置住房266万多套。“十三五”易地扶贫搬迁住房建设任务和配套设施扫尾工程已全部完成,建档立卡贫困搬迁群众基本实现全部入住。作为脱贫攻坚的“头号工程”和“标志性工程”,易地扶贫搬迁的成就振奋人心、也来之不易。

易地扶贫搬迁作为一项重大“民生工程”,是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。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刘成良表示,易地扶贫搬迁是拔掉“穷根”的关键。一些地区之所以长期落后、农民生活水平提高缓慢,就是因为当地生存条件相对恶劣,比如“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”、自然灾害高发等。恶劣封闭的自然环境不仅会造成农民收入少且不稳定,教育、医疗等基础公共服务较为落后,还容易导致更为保守的思想,提升人力资本的难度可想而知。而搬迁后生活环境的改善,一方面有助于政府能够有效解决农民就业、教育、医疗等问题,另一方面有助于农民改变以往相对封闭的视野,逐步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诸多规则。

易地扶贫搬迁难度大、投入多、工作链条长,是脱贫攻坚的难中之难。刘成良认为,易地扶贫搬迁的难点首先体现在解决搬迁意愿问题上。尽管当地因环境特殊无法就地实现农民生活水平显著改善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极高,但相当一部分农民特别是老年人安土重迁,如何做通其思想工作存在一定困难。而在搬迁之后,如何解决农民对新环境的适应问题及生计问题,是易地扶贫搬迁面临的又一难题。当前的搬迁方式主要分为整村搬迁和部分搬迁,其中有的是“插花”安置在其他适合居住的地方,如何帮助农民尽快适应陌生的生活环境、建构社会关系,以及助其找到能够满足家庭生活和自身发展的工作岗位等,都是地方政府需要统筹考虑的大事。

克服种种困难,中国易地扶贫搬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中央和地方政府共投入6000亿元的资金,五年内搬迁1000万贫困人口,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以如此大的力度,搬迁如此大规模的人口,这在中华民族历史乃至世界文明史上都前所未有。

3个月前的一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不仅成为国内舆论热点,在世界范围内也受到广泛关注。自5月12日起,位于四川凉山的“悬崖村”80多户村民告别道路艰险的大山,搬迁到山下的昭觉县城的新家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发表文章称,200年以来,这些村民都住在2600英尺高的悬崖上,现在他们要搬入新房了。报道评论称,对村民们来说,“云雾中的生活已经过去了”。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,这次搬迁是中国2020年脱贫计划的一部分。文章援引《中国日报》报道称,此次搬迁计划中,平均每人需为新房支付3000元人民币,一个四口之家搬入100平米的新房,总共只需支付1万元人民币,而当地房屋的市场价为每平米3000至6000元。

可以说,在解决贫困这一世界性难题的过程中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得以充分彰显。国家通过分解贫困治理任务、签署责任状,确保将各项任务落到明确的责任主体;通过政治动员,让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结成对口帮扶单位,强化对欠发达地区的资源输入力度;通过行政动员等手段,让体制内干部下沉到基层,参与一线反贫困工作,强化基层治理能力;通过广泛社会动员,企业、社会组织等发挥自身优势参与农村反贫困……中国的精准扶贫,不仅点亮了中国人恒久的小康梦想,也为世界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经验。(栾雨石)

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点击“海外网评”,读懂中国与世界。

责编:赵壹晨、毛莉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zeppelindev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